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习视点

 
 
 

日志

 
 

环卫工拾数千元咋有十余“失主”无耻冒领?  

2012-02-08 16:5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5岁的环卫工许服英清扫路面时发现一个手提包,她沿路寻找失主,竟然先后有十余人冒领,都被许服英一一识破。昨日下午,在江夏区城管局环卫所,正宗失主陈先生终于露面了。(2月6日《武汉晚报》)

看了这样的报道提示,其实看不看报道的详细内容已经不重要。因为这十余个冒领之人,就是二十世纪20——40年代上海俚语所称的“拆白党”。

“拆白党”啥意思?“拆白”二字是“拆梢”与“白食”的简语。“拆”即朋友之间瓜分,“梢”即梢板。当时的上海流氓称钱财为梢板,他们会把骗来抢来的钱财瓜分。而因为当时流氓索取酒席白吃白喝也相当盛行,所以在“拆梢”外也加上“白食”,一般人均称这帮流氓为“拆白党”。后来这帮流氓开始变得有组织地进行行骗,多择富家女眷为行骗目标。

而在这里最具讽刺意义的是,这十多个“拆白党”所面对的对象,并不是“富家女眷”,而是一个靠清扫路面为生的“城市美容师”。谁都应该知道,这是一个穷人!可笑的是,他们有从同一辆面包车上同时跳下来的,有从面包车上跳下来的一男一女当众撒谎不成的,有从围观的路人中“跳”出来想冒领的,甚至一名40多岁的男子竟伸手过来企图翻那个包。虽然没有一个人说得出那包是什么颜色,也根本说不上包里装的是什么,但却全说那包是自己的。

谁都知道,这样的行径无非是见财起意。而且或许在他们看来,因为不知道那包里装着多少钱,万一能够得逞,那不等于立马发了一票“飞来横财”?于是一个个馋涎欲滴了,一个个不要脸了。如果不是环卫工人许服英机警,如果不是她死死护着那包,如果不是她及时呼来同事,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闹剧。而站在他们面前的是谁?关于这一点,谁都看得出来,那是一个环卫女工。只不过不知道她是一个“丈夫在纸坊打工,孩子还在念高三,包里的3300元则该是她三个月工资收入”的环卫工人。但就在一个“拾金不昧”的环卫女工面前,他们竟那么不要脸?竟敢冒领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包?就凭如此不要脸,即使知道包里只有3300元钱时,他们也会干!

而且我能判定,即使他们知道失主是一位“打工者”(失主的东莞暂住证可以证明这一点),即使知道因为失去了这些钱(事后得知包里的卡中还有几千元钱),失主将为此而茫然不知所措,他们仍会不要脸,不然他们不会这么无耻!如果让别人来评论这样的事,可能又会用上“道德滑落”这样的字眼。但我却不想用,因为这样的字眼已经用得太多太多。是与不是,看到这篇报道的人自有公论!

3300元钱咋让那么多人成了“拆白党”?当看到报道上环卫女工许服英说“别说3300元,就是33000元,我也不会拿”时,我对这批“拆白党”的结论,只有两个字:无语!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