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言习视点

 
 
 

日志

 
 

福利院用铁链拴养智障男童谁该问责?  

2012-07-02 08:5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利院用铁链拴养智障男童谁该问责? - 空汩 -

 在浙江苍南县福利院的一层小平房内,孩子们正在4名护工的照看下吃着饭。一名穿着开裆裤的男孩坐在痰盂上,手里捧着小碗吃着米饭,他的脖子上拴着一根打了死结的蓝色布条,布条的另一头拴在旁边的长木椅上。小男孩眼睛大大的,吃完饭后他依旧坐在痰盂上,身体蜷缩着,时不时用手去拉、用嘴去咬脖子上的蓝色布条。被拴着的还有另一名患有唇腭裂的男孩,拴着他的是一条铁链,一头拴在长椅上,另一头拴在男孩右脚踝处。(6月30日《国际在线》)

据护工介绍,被“拴养”的两个孩子中,其中一个平时打其他孩子,另外一个则不管外面下不下雨,总要往外跑。我们平时一个家庭中的几个大人照顾一个正常的孩子都觉得吃力,而该福利院中只有四名护工,要照顾二十多名孤残孩子,工作压力可想而知。然而即便福利院有自己的苦衷,但用铁链、布条拴住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让其苟且过活,这是何等的残忍!

在批判人性冷漠之外,我们看到更多的则是政府部门的责任缺失。社会福利院的主要任务是收养“三无”老人、孤残儿童、弃婴,保障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是一项需要支持和奉献的社会公益事业。苍南县社会福利院却将日常管理承包给私人,福利院的各项开支都由承包人负责。在商言商,作为承包人,多少要在这项投入中谋求一些回报,这就导致相关措施不到位,人员配备过少等问题,公办民营也就异化为公办民“赢”。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甚至为了可以在经费和承包费用间赚取差价,就将福利院承包出去,已经成了一些地方福利院转嫁成本、谋取私利的很好选择。

苍南县福利院除了陷入“以钱为本”的误区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被重视、监管缺失。“拴养”事件暴光之后,苍南县社会福利院受场地限制和人员配备不足等问题才为该县民政局所知,这时民政局表示将进行整改:配备充足的保育人员、对福利院用房进行改造、解除承包协议、让智残孤儿到特殊学校学习,其他适龄孤儿安排到沪山小学接受教育。仅从最后一点看,在此之前,孩子们连基本的教育都没能接受到。依笔者的管窥之见,作为福利院的上级部门,该县民政局存在严重的监管缺位问题。也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次“拴养”事件的暴光,估计这个福利院里的孩子们会继续生活在以前的生活状态下见不到天日。如此监管令人打寒战。

在福利院层出不穷的老人被迫喝尿、切除智障女子宫、智障孩子被“拴养”等等变态的新闻背后,各地需要迫切审视福利院的监管盲区,建立日常化的监督检查机制,尤其是要以法律的形式加强监管,对那些侵吞福利院资产、侵害福利院人员的行为,给予严肃处罚,必要时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政府要转变职能理念,提高管理和服务水平,让福利院人员活有所养、活有所保。

福利院应该是残障人员、孤寡人员的港湾,作为一个文明国家,我们不能让他们过着福利之名、遭受虐待之实的生活。终有一天将会老去的我们,在这些事件中都应该有所感触。福利事业是一项关系到底层人们的冷暖问题,关系到一个国家是否人性、稳定。做好这项事业,等于给我们每个人的未来买一份保险。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